防疫“老兵”蒋金波:“我服从我响应 召之即来战之能胜”

文章正文
2020-02-21 07:47

图为蒋金波(右二)和同事们在办公室吃饭。(图片来源:大余县宣传部提供)

“朱主任,我是蒋金波的儿子,我爸现在身体不舒服。”1月28日21时,江西赣州大余疾控中心主任朱鸿的电话响了,来电显示是老同事蒋金波。电话那头传来声音,“爸爸在我身旁嘱咐,替他请假,请您帮助安排好原本他的工作。”

挂了电话,朱鸿想,这十几天蒋金波一直没得歇,可能是太累了。但朱鸿没有想到,这是老同事最后一次打来电话。

1月28日,23时50分,蒋金波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,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,时年58岁。从1月15日到28日,他一直守在岗位上。

蒋金波,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医师,在疫情期间负责在隔离病房进行流行病学调查。

“感觉怎么样,还在发热吗?”“之前有没有去过武汉啊,湖北呢?”“过年回来后去过哪里,接触了哪些人?”……在隔离区病房,询问一个新冠肺炎病人需要1小时,在生命最后一日,蒋金波一大早来到病房,一共询问登记了5位病人。

“那天忙完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,他简单吃了碗泡面。”同事王美英对蒋金波说,“你看起来气色不好,要不请假休息半天?你年龄大了,大家会理解的。”

“现在是关键时期,我是‘老兵’但不做‘逃兵’。”蒋金波摇摇手,又和同事下乡消毒去了,直到傍晚6点多才回单位。

图为蒋金波在单位做“兼职司机”。(来源:大余县宣传部提供)

因为疾控中心缺少专职司机,蒋金波还自愿担任着“兼职司机”,往返火车站、汽车站、高速路口、超市等场所,进行防疫防控工作。在此之前,他刚刚完成了持续20天的高强度调查项目,每天都是早上5点起床,23点才能到家。

疫情发生以来,大余县疾控中心发出了《众志成城,防控疫情——致中心全体职工的倡议书》。至今,在工作群里还保留着蒋金波的回复——“我服从,我响应,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必胜!”

非典疫情、禽流感、猪链球菌病……蒋金波在家乡大余工作了38年,这些重大卫生事件他都参与了。原本再过两年,蒋金波就要退休了,“等退休后,带着老伴出去旅游” 。

蒋金波常对儿子说,“生活平平淡淡就好,工作要努力”“老实做人、老实做事”……他的儿子蒋太辉,简单为父亲办完后事,便回到了村里的检测站日夜值守,他现在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。

“疫情还没结束,村里人多、面广、卫生条件弱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。父亲做的是医疗工作,我是在基层一线,两个战场、一个目标,要尽快控制住疫情。” 蒋太辉说。

蒋金波倒在了防控前沿,他是无私忘我、负重担当的“白衣战士”;蒋太辉扛起了父亲的遗志,依然坚守在乡村防控一线。逝者安息,生者奋然,唯有再接再厉,坚决打赢疫情防控战。(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宣传部提供部分资料)

图为蒋金波在工作群的留言。(来源:大余县宣传部提供) 

附:记牺牲在抗击疫情战场上的“白衣天使”

用生命诠释坚守 徐辉医生:“与病毒战斗,挽救更多生命”

万家灯火与一碗泡面 毛样洪医生:倒在了入闽防控“北大门”

一张自拍照背后:“90后”医生宋英杰的坚守与担当

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 牺牲前最怕传染别人

文章评论